今网首页 社区  相亲  今论坛  今网商城  论坛投诉 注册 | 登录 | 忘记密码?
“空姐代购”判三年冤不冤
已有 768 次阅读|0个评论|来源:|2013-12-19 09:21:28

代购成走私罪冤不冤呢

发现门槛低:被发现是因为违反了海关限额新政,这又是行业普遍潜规则

开代购店,当然是以营利为目的的。但在2010年之前,代购店主基本都利用自购、自用物品入境这条渠道来运送货物,以规避营利性的事实。因为对于个人自用的物品,国家有一个免税额,超过了额度才交税,并且只交一个专门的进口税,和进口商品所交的关税、增值税、消费税计算方法不一样。然而因为代购的火爆,在2010年,海关出了新政,大大降低了交税的门槛,并且加大了查处的力度。一次性带物品超过5000元,就得申报、交税了。根据海关相关规定,为了保证出境口岸旅客的正常通行,海关对旅客行李采用抽检方式,抽检率在4%左右。所以,代购者一般都抱着做那96%的侥幸,不会主动申报。而这样带物品叫作“蚂蚁搬家”。李晓航正是带着化妆品走无申报通道被查出来的。

除了“蚂蚁搬家”外,还有另一大代购物品入境路径——“蚂蚁邮寄”。邮寄的物品税额在50元以下的免征,50元以上的就要征收关税。今年夏天,广州也开始审理一起代购案,就是店主通过从海外网购相机来赚钱。当然,也是走瞒报路线,他将邮寄物品申报为免税的其它东西。媒体记者采访发现,这是一个“行业潜规则”。

治罪算法大:逃税金额不止算关税,也算增值税等项目,金额和次数还能累计

海外代购的商品本质具有牟利性,因此属于货物,无论金额多少,都要纳税。即使代购人就是以自带、自购物品的方式来规避是货品的事实,但是一经查出就得按照商品的税率来计算逃税的额度。化妆品一般关税、增值税、消费税几项加起来税率在50%以上,一算,李晓航就逃了八万多的税(第一次一审的时候认定的是一百多万)。

并且这次被查处了,以前的逃税都可能会被牵连进来,累计金额、次数,然后作为治罪的依据。“蚂蚁搬家”式的代购正是每次的金额不高,但是次数多、累计额大。刑法中,关于走私罪有这样的两条规定,“对多次走私未经处理的,按照累计走私货物、物品的偷逃应缴税额处罚。”“走私货物、物品偷逃应缴税额较大或者一年内曾因走私被给予二次行政处罚后又走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偷逃应缴税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按照这样,那么,绝大部分“蚂蚁搬家”、“蚂蚁邮寄”的代购从业者恐怕都很容易就够格“涉嫌犯罪了”。]

如此一来,“李晓航”们非常之多,所以人们就认为李晓航本人很冤

海外代购的市场越来越大,从业者众多,许多人都觉得“法不责众”海外代购的市场越来越大,从业者众多,许多人都觉得“法不责众”

媒体报道,在某大型购物网站上,李晓航的店连化妆品代购店前一百强都不入。可以想见的是,涉及代购金额比李晓航多的网店比比皆是。所以许多人都觉得“法不责众”,李晓航被治罪非常地冤枉。当然,从中也可以看出,尽管“李晓航”们的行为可以适用“走私普通物品罪”,不过打击面非常大,用起来门槛可以很低,显得就勉强了。

因走私罪就判三年冤不冤

几起相似的案例判得比较轻

今年2月,两位上海网络代购店的店主也被判刑。这两位店主的犯罪情节和李晓航的很接近。她们也是从韩国向中国运东西,也是没有做任何的申报。而经过核定,一位逃税9.9万余元,一位是8万余元。最后,两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另外,在2011年底,网上代购店主于娟因走私安利化妆品、保健品两吨,被扬州中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李晓航则是被处以了最顶格的量刑,按照法律规定,“个人犯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偷逃应缴税额在5万元以上不满15万元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偷逃应缴税额1倍以上5倍以下罚金”。

有律师在重审结果没出来时就评论说,“李晓航被判11年(第一次审理按照100多万逃税金额判的刑期),上海首例代购逃税被判1年还是缓刑,而更多这样的代购者并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这体现的是一种法律的不公平。”]

李晓航的母亲因为不满判决晕倒在法院门口李晓航的母亲因为不满判决晕倒在法院门口

人们更希望在相关法律不完善时给予新兴事物一些宽容,而不是严刑以待

因为代购是新兴事物,所以有法治记者在采访后发现,业内对于李晓航的事情也是反响不一。不过,不少人都认为李晓航谈不上主观恶性深,社会危害性也不大。

其实“逃税罪”的修改就是一个很好的类比。在刑法修正案(七)中,原来的“偷税罪”被修改成了“逃税罪”,并且增加了“对逃税罪的初犯规定了不予追究刑事责任”的特别条款。在立法解读中就提到,在犯罪概念与我国有很大不同的外国也不是一经查出有逃税行为就定罪,而对逃税行为大多采取了一种区别于其他普通犯罪的特别处理方式:即对逃税行为往往查得严,民事罚款重,真正定罪的很少。美国2007年有近2500万件被发现的逃税行为,真正判刑的只有1112人。这是因为大量实践发现,单凭定罪处罚的威慑力也治不了逃税,需要加强税收监管并建立可供社会公众查阅的单位和个人的诚信记录档案等措施。

类比回来,对于有着众多从业者和巨大市场交易额的代购,在尚不完善的法律体系下,是否严厉的刑罚很苛刻呢?而就算如一些评论所说,这个案子是向整个代购业释放出不鼓励的信号,严刑也值得商榷。

觉得冤的可能还有消费者

对代购的遏制,对普通消费者也打击面颇广

一说到代购,许多说法就是它逃了进口环节的税,所以便宜。而对代购危害的分析也是造成了税收的损失,要维系不同贸易渠道之间的税负公平,就要打击代购。还有分析认为,代购其实没有创新,是非常低技术含量的,不能为消费者提供什么价值,是不值得扶持的行业。而相关的政策调整也正说明了对其遏制的思路。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2010年的海关新政推出后,个人物品的免税额度下调了许多,但是,有代购店家就把大单分为小单,化整为零来规避风险。当然,这样带来的成本上升最终是消费者来买单。与此同时,一些正儿八经接受海外亲友馈赠的人却被“误伤”。有媒体当年去了税收大厅采访,就看到一个男子抱怨,亲友寄回来接济自己的旧衣服也要交税。

代购其实是一种服务于人们生活的创新,值得规范行业

推特的联合创始人伊万·威廉姆斯(Evan Williams)是多家硅谷公司的创始人或联合创始人,在谈论互联网本质时他说,“人以更快的速度和更简便的方法解决人类的基本问题。”代购其实正是利用便利的互联网来方便人们多样化的购物需求。并不是税收这么简单。

台湾一家代购平台,就是帮助买家满足需求,规避风险,找代购者台湾一家代购平台,就是帮助买家满足需求,规避风险,找代购者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数据是,排在代购前三位的为化妆品、奶粉、箱包。其实,化妆品、奢侈品价格不光高在税费上。以化妆品为例,上海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代理了不少美国和欧洲二线品牌化妆品的进口报关等业务,该公司首席物流分析师表示,假设进口价为100元的化妆品,一般贸易的清关各种费用占比约为28.5%,再加上物流的费用,成本价为130元左右,但是摆上柜台的销售价格通常是这个成本价的300%~500%。可见中国市场的价格高,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定价策略”所致,税费并不起决定性作用。人们海购箱包,当然也有这个问题。

人们也对新商品、国内稀缺商品、商品质量有需求。国外的一些商品可能比中国市场早上市,且在打折季折扣很高,又有各种赠品相送;有些货品并未在国内上市,但是又有人很想拥有;而奶粉的问题更复杂,不止牵扯价格,更多是质量,在历次的乳品危机后,中国爸妈的担忧可见一斑。人们有各种各样的需求。并且,这种需求在人民币升值的情况下越来越体现出来。某种程度上,进口的便宜的生活必需品甚至也起到了平抑物价的作用。

面对人们多样化的需求,网络的便利性就体现了出来,网络代购者其实提供着各种创新的服务,包括同一商品全球各地的差价信息、帮助完成复杂的国际间物流运输系统、基本的翻译功能和费用试算、缩短等待通关的时间、提供国际支付功能(方便没有国际信用卡的人)……同时,代购增加了物流等行业的就业机会和收入。所以,代购本身是一条初具规模又还不够完善的产业链。

人们的海外购物需求零散性、灵活化,不太适合以前的那种货物进口方式了。同时,代购本身存在逃税、假货、退货维修不便等诸多问题。所以,代购也确实需要规范。就有学者认为就像在缴纳增值税的时候会分为小额纳税人和一般纳税人一样。可能收取专门的“代购管理税”更合适,对代购商当作小额进口人处理。

0

评论 我要评论

还没有评论